白杨网
登录

杨洪涛:本土化是影视创作的立足点

来源:光明日报 ?? 2021-05-21 ??作者:杨洪涛 浏览量:10

近年来,一批颇具本土化创作特点的影视作品挺立潮头,获得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我们从中不难看出凡是深受观众喜欢、能够引爆话题的作品,都有着熟稔且颇为自信的本土化创作风格,都把本土化创作策略视为重要的方法论,而本土化恰恰是中国影视作品区别于好莱坞乃至其他影视文化的关键所在。可以说,本土化是中国观众的共情点,是影视创作的立足点。

影视艺术的本土化创作是指在主题意蕴、故事结构、叙事策略、人物塑造、情感表达和审美范式等方面,凸显民族文化特色和东方美学韵味,立足于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打造具有本土化创作特点的民族影视工业和影视作品。无论是1905年的《定军山》还是1980年的《敌营十八年》,影视艺术在中国的勃兴,从一开始就具有浓郁的本土化精神气质,这是中华文化旺盛生命力和强大融合力所决定的,是华夏文明生生不息的基因密码。如何在学习西方创作经验的同时融会贯通,实现本土化的技术与艺术改造,笔者认为需要做好几个方面的工作。

在主题挖掘层面,创作者要立足于现实主义的创作观念,完成关于国家命运、民族兴衰、生命价值和生活意义等方面的主题挖掘。以《流浪地球》为例,电影当中对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深度思考和对中华农耕文明的隐性表达,都是明显区别于西方价值体系和思维逻辑的主题呈现,给故事注入了浓郁的本土化、民族化色彩,让观众在视觉奇观当中找到民族文化认同和情感共鸣。这是《流浪地球》在科幻外壳之下真正完成的主题呈现,也是打动观众的主要原因。

在故事结构层面,创作者要善于借鉴中国传统文本中的故事元素并适度结合互联网传播当中的现代语态,用令人信服且有吸引力和代入感的中国故事打动中国观众。电视剧《装台》就是把当代市井百姓的辛劳与愿景铺设到舞台中央,以朴素幽默的生命哲学致敬平凡中的伟大。

在叙事策略层面,与好莱坞电影奇观化的视听呈现和欧洲电影相对冷峻的气质相比,中国影视作品需要更加接地气和通俗易懂的讲述方式,且要符合中国观众的生活常识和观影经验。须知,徒有好莱坞经典叙事的外壳,而缺失中国故事应有的精神内核与美学气质的作品很难叫得响、留得下。电影《悬崖之上》的热映,除了谍战片剑拔弩张、命悬一线的戏剧张力之外,浓郁的东北地域文化,让作品有了逼仄的临场感和强劲的代入感,收获了观众的赞誉。

要坚持本土化的人物塑造。中国人的民族根性和时代精神,决定了影视作品所塑造的角色,在骨子里不能脱离民族文化根脉和伦理道德,不能以西方的个人英雄主义、自由主义思潮来解释中国人、塑造中国人。无论是《觉醒年代》里的李大钊、陈独秀,《悬崖之上》里的周乙、张宪臣,《啊!摇篮》里的丑子冈,还是《柳青》里的作家柳青,这些角色的生活背景虽然跨越数十年,但是其对信仰的坚守和赤诚的情感却一脉相承并持续激励着我们。

在情感表达上,创作者也要有自己的坚守与探索。中国人的情感谱系当中,既有深沉内敛又有热情奔放。在广博的华夏大地上,不同地域、不同气候、不同民族又有着各自的性格与风情。西北的粗犷糙砺在《山海情》里得以酣畅淋漓的释放,江南的钟灵毓秀在《大江大河》里得以润物无声的绽放。还有《觉醒年代》里“南陈北李”的慷慨激昂,《在一起》里抗疫一线医护人员的真情流露……中国人的丰沛情感是叩问心门的钥匙。

要精准定位中华传统美学符号并融入现代审美观念,打造符合新时代语境的本土化审美范式。像是《哪吒之魔童降世》《新神榜:哪吒重生》等动漫作品,既融入古典文本的视觉形象又对接了后现代的审美观念,有效呼应了时下流行的国风、国潮。

总之,在西方影视文本与后现代文化语境的潮涌下,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建构独具中华文化特色、中华视听美感的影视作品是影视创作者的重要命题。只有坚守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坚持本土化的创作策略,才能够打造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经典之作,自立于世界影视艺术之林。

(作者杨洪涛系真人国际平台戏剧影视真人国际平台教授、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真人国际平台官方微信
真人国际平台官方微博